倾山雪浪

【直播体】山城小辣椒-上

*圆我夙愿:假如去年dd生日直播gg在场;

*忍痛看了一遍带弹幕的直播,心疼的无以加复(在我看到的带弹幕直播中:99.9%的黑子都是那些经常给网红女主播打赏的diao丝男,黑dd是因为dd当天生日直播热度上了首页第一,碍着他们女神的热度了;只有极少数黑扮相和阿令的)

*现实时间线:gg倒数祝福吃蛋糕送头盔发生在生日当天0点后(0点后);直播是生日当天中午吃饭的时候(12点以后);兔子灯拍摄在生日当天傍晚(晚上七八点以后),此时dd已经被gg哄好,情绪蛮好还笑了,喝gg的绿茶。

PS:现实直播gg虽然没出现(毕竟是dd生日主场,最开始直播镜头扫全景的时候扫到了gg,应该在别桌吃饭),但下了直播后有带dd散心,并且当晚拍摄的时候一直在逗dd哦。

 

*下篇:(戳这里)



 

山城小辣椒——上

 

 

“好,卡!”导演一声令下,肖战等演员们终于可以解放去吃午饭了。

 

“大家辛苦啦,导演辛苦啦,走走走吃饭去喽!今天可是老王的生日,听说他有准备很多好吃的!大家赶紧的!”肖战一身十六年后魏无羡的黑衣红色内衬打扮,说起话来还带着魏无羡的调皮,怂恿着大家去吃王一博的生日餐。

 

大家听了哄笑着朝着宴请大厅走去,肖战也随着走,但等他走到大厅的时候发现有很多一博的粉丝来应援,他这顿饭吃的也不安宁,一会儿切蛋糕跟粉丝合影,一会儿又要直播营业的。

 

正所谓不抢人风头,今天是王一博的生日,他必须是绝对的主角,所以作为另一个男主,他最好不要往前凑啦。

 

肖战看着终于得空,大口扒拉着面条吃的王一博无奈的笑了笑,转身找到一个角落的餐桌开始吃饭。

 

然而他的一碗米饭还没吃完,他就看到不远处负责妆发的一个化妆师小姐姐,正抱着手机满脸焦急,欲言又止的望着他。

 

肖战左右看了看,确定是在望着自己,于是放下了碗筷,笑道:“雪姐,你找我?”他之所以觉得奇怪,一个是雪姐的神态不太对,还有一个点他知道雪姐算是王一博的铁粉了。还负责现场给他俩化妆,所以还算比较熟识。

 

雪姐点点头又摇摇头,神色焦急又带着心疼,好像不太好意思上前来,于是肖战拿纸巾擦了擦嘴巴,歪头道:“我吃完了,雪姐帮我补个妆吧。”

 

雪姐一听,立马两眼放光,赶紧跟着肖战走到了大厅外面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她正要掏出来化妆棉被肖战拒绝了:“雪姐,到底怎么了?我看你神情不太对,发生什么事了么?”

 

“战战,我……”雪姐比两只大了几岁,又在组里熟了,所以喊得都是昵称。

 

“宁别慌,慢慢说,假如我可以帮忙的话,绝对不推辞。”肖战安抚的冲她笑了笑。

 

结果哪怕跟组辛苦都没掉泪的女汉子雪姐竟然一下子滴了几滴泪,可把肖战给吓着了,手脚不知道放在哪里:“诶,雪姐,你,你别哭啊,怎么了这是……”

 

雪姐连忙用袖子摸了一把脸,颤抖地把手机递给肖战,哽咽道:“战战,小博,小博生日直播,好多好多黑子在辱骂他,呜呜……”

 

肖战接过手机,入目的就是那一条条带着脏话、嘲讽和诅咒的硕大飘屏弹幕。肖战没说话,但脸上的表情严肃的吓人,仔细看的话,握着手机的手掌还有些颤抖。

 

“怎么办战战,因为有宣传任务,平台来直播的工作人员根本不关飘屏,还让小博看弹幕互动……”

 

“雪姐,谢谢你。”

 

肖战深吸一口气,语气积极平静的道完谢,把手机还给了雪姐。

 

“他在哪?”

 

“大厅西南角那里,正在直播……战战,我知道不应该找你,可是,我不知道怎么办,我好心疼一博……”

 

“嗯,没事,别担心。”

 

肖战垂下眸子,然后猛地抬起头,吹了一下垂在脸侧的发丝,勾起了一个几乎带着邪魅的微笑,接着双手背后,亦步亦趋的朝着正在直播的王一博走去。

 

……

 

而此时,王一博正有些无措的拿着手机,坐在大厅外直播着,他刚看了一眼弹幕,上面飘着的话,哪怕只是扫了一眼,却让他一直记到现在。

 

——【王一博?哪里来的三流小明星!】

 

——【粉丝都是花钱请的,还tm上千万的微博粉呢,这才两万多人看直播】

 

——【我知道内情啊,粉丝都是群演,一天五十,还包午餐,你看她们笑的多开心!】

 

王一博知道正在营业,尽量不去想那些恶毒的弹幕,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极力让自己笑出来,然而他真的不太会找话题,于是眼神飘忽的生硬的笑道:“生日愿望啊,就,嗯,希望今年能骑十次摩托车吧……”

 

几乎是说一句低着头一下调整情绪,他清了清嗓子,把即将涌出来的哽咽咽了下去,正要抬头佯装微笑,却突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

——【卧槽,太丑了,还瞪眼,你丫会不会直播?】

 

——【辣鸡,什么十八线小明星,小白脸都不会卖笑的么?丧什么丧?】

 

——【首页小仙贝正在直播热舞,不要看这个丑13了】

 

——呜呜呜,哥哥不要看飘屏!不要看!他们都是黑子!

 

——你们有病么!不想看滚!我们哥哥生日,不要在这里瞎起哄!

 

——耶啵弟弟太可怜了,怎么突然震惊的样子,看到什么了么……好心疼……

 

——好难过啊,呜呜呜,伶牙俐齿的战哥呢,好想战哥来保护耶啵……

 

“嗨,含光君~蓝湛生日快乐,生日快乐啊蓝湛~”

 

肖战一身黑衣显得腰身特别纤细好看,红色发带随着他歪头的动作滑过肩膀垂了下来,他笑着,眉眼弯弯,仿佛浸满了阳光带着一股暖意照亮了王一博这片阴暗的小小的天地。

 

王一博有些呆愣的微微张了张嘴,然后道:“战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“怎么,不欢迎啊?”肖战挑事一般的扬了扬左边的眉头,声音听起来欠欠的。

 

“没有,当然欢迎。”

 

王一博说着下意识的笑了一下,肖战耸了耸肩膀朝着王一博走去,转身的瞬间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,用极冷极其具有攻击性的眼神锁定了负责直播的工作人员。


肖战拎着小板凳挤在王一博坐着的躺椅身边的时候,还特意眯着眼再次睥睨了一下工作人员,引得对方吓得手机都拿不稳了。

 

—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战哥!!!!

 

——战战!呜呜呜你终于来了!!!!!

 

——羡羡!快来保护博叽!他不善言辞都被骂惨了……

 

——【卧槽又来一个丑b,这又是哪里来的糊笔】

 

——【首页那么多漂亮妹子,两个搞基的小白脸有啥好看的】

 

——【粉丝都是花钱请的,这倒好又请了一个群演帮忙搭戏是吧】

 

——【哟,这个扮相还不错,腰很细啊,免费的话哥们可以考虑来一发哈哈哈哈】

 

——楼上他妈的飘屏biss!!!

 

——嘴真脏!都没有管理么!工作人员傻逼!关了飘屏!不要再让哥哥们看了!

 

——呜呜呜心疼死我了,这群吊死直男一直在侮辱我的宝贝……

 

“唉,老王往边上挪挪,我刚吊完威亚,我这老腰诶,让我靠会儿。”肖战先是瞥了一眼王一博手里的弹幕,然后若无其事的调整姿势,坐在小板凳上,推着王一博往躺椅旁边坐坐,他索性一条腿支着一条腿伸开,后腰和脑袋靠在了王一博的躺椅上,完全一副魏无羡坐没坐相的摊在屋顶的模样。

 

调整完姿势,肖战上手就要夺王一博手里的手机,可刚刚明明觉得手机烫手,完全不想要的王一博却杠了起来,死握着手机不放。

 

“嘿,王老师好小气啊王老师,宁就让我看看呗,我也好久没直播了,蹭一下宁的人气爽一下不行么?”

 

“战哥。”王一博皱着眉摇摇头,语气很严肃,他知道弹幕有多恶毒,他自己承受就够了,不想让他战哥也被牵扯进来。

 

“战哥,你刚下戏,快去吃饭吧。我一会儿就直播完了。”

 

“我不,我吃完了,我就要在这呆着!”

 

肖战因为坐的比王一博低,此刻他侧脸仰着头一脸倔强又欠又皮的望着王一博,王一博当然知道他是什么用意,很意外的,刚刚明明脆弱委屈的生怕自己哭出来,可这会儿只是跟他战哥胡闹的怼了几句,他的心情竟然莫名的晴朗多了。

 

但是他依然不想让肖战牵扯进来,于是放软了声音,很认真的望着肖战说:“哥哥……”

 

谁料肖战突然大笑着对着镜头拍手道:“哇哦~你们听到了哦!含光君喊我哥哥了诶~哈哈哈哈哈,蓝二哥哥你也有今天鸭二哥哥~~~”

 

王一博满心的动容突然被这“含光君”“蓝二哥哥”给弄没了,下意识的抿着嘴转移了目光。

 

——啊啊啊啊啊!!!!耶啵喊战哥哥哥!好甜哦!

 

——呜呜呜,战战好棒!他一来弟弟情绪好太多了!

 

——啊啊啊啊啊战羡喊了“蓝二哥哥!”“二哥哥!”!!!

 

——天呢,肖战真的好像欠揍的魏无羡啊……

 

——【一群水军,两个搞基麦麸的小白脸看个屁】

 

——【妈的受不了大男人撒娇,还哥哥,二哥哥?真jb恶心】

 

——【隔夜饭吐了,两个男的腻歪不?剧还没播就搞上了?】

 

——【这他妈的两人就是gay吧?呕……】

 

——【哈哈哈哈这个黑衣服的身段不错,撒娇还行,反正关了灯一样睡】

 

——!!!!!!超管在么!tmd气死我了!哥哥们别看!别看!!!!

 

——黑子biss!造谣死全家!!!!

 

正当王一博莫名吃“蓝二”醋的时候,肖战立马把他的手指掰开,抢到了手机。

 

“战哥!”

 

“诶嘿~哎哟,就让我看一下嘛。”肖战说着下意识的拉长了尾音,带着几分撒娇,还顺带着眯着眼睛绷着嘴望着王一博。

 

王一博当着直播的面没办法说出来,却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

肖战仰着头给了王一博一个安抚的笑容,大大的笑容,然后收敛起大笑,只留下微微扬起的一边嘴角,和锋利如刀锋一般的眼神,扫了扫弹幕,开口道:“有一些弹幕里的朋友,有句蓝家家训话送给你‘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’。”

 

“对,我是不好看,不好看你还看?是我求你看的么?”

 

“这是干什么?直播啊朋友,不知道你还戳进来干嘛?”

 

“小白脸?是夸我好看么?我谢谢宁了啊,不过建议你多读点书,不然显得自己挺没文化的样子。”

 

“朋友,宁九年义务教育完整的上了么?哦上了啊?那宁怎么还满嘴喷粪呢?”

 

“诶,好奇怪,我在回答宁们的问题,为什么说我骂人?宁哪里看到我用脏字了么?”

 

“对,就是只有男的在,没有妹子,那宁还在这干嘛呢?浪费流量啊?”

 

“哎呀,老王,当你的‘群演’一天五十块还包午餐呀,真好,那我这个群演可得收费贵一点哦,一百块?外加小龙坎,怎么样?”

 

肖战叽里呱啦不带重样的怼了一波黑子后,笑容明媚的仰头望着此刻仿佛被定身了一般的王一博。

 

“啊,哦,好,战哥喜欢就好。”

 

“噗……”

 

肖战被小朋友的样子逗笑了。

 

咳,害,一不小心好像暴露了什么呢,小朋友似乎从来还没见过他这个亚子呢,怎么办呢?

 

肖战有些烦恼的笑了笑,抚了一下耳边垂落的长发,有些吊儿郎当地抖着脚开始寻觅下一条弹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TBC

PS:并非臆想,gg真的直播怼过黑粉,可以戳下面的链接:

(点击收获傲娇帅气小辣椒) 

↑gg是温柔,但有原则有底线,该刚的时候绝对不怂;dd不是不A,而是因为他当时跟直播平台有合作宣传的关系,加上是自己的生日,不能开怼,而且他本人也不是那种愿意为自己辩解的人。


评论是码字动力!记得点赞推荐哦,嘿嘿嘿【疯狂暗示】

——不怕被催更,但希望得到关于剧情的交流,比如喜欢哪里,想看什么,然后再催更叭(大锅们!泥萌催更的太可怕鸟……)

为宁比枪!!!


【高亮】

评论以后,可以点开我的【合集】里面还有其他直播体,当然也有非直播体的小甜饼~我不写BE~~~

 

 

【直播体】山城小辣椒-上

*圆我夙愿:假如去年dd生日直播gg在场;

*忍痛看了一遍带弹幕的直播,心疼的无以加复(在我看到的带弹幕直播中:99.9%的黑子都是那些经常给网红女主播打赏的diao丝男,黑dd是因为dd当天生日直播热度上了首页第一,碍着他们女神的热度了;只有极少数黑扮相和阿令的)

*现实时间线:gg倒数祝福吃蛋糕送头盔发生在生日当天0点后(0点后);直播是生日当天中午吃饭的时候(12点以后);兔子灯拍摄在生日当天傍晚(晚上七八点以后),此时dd已经被gg哄好,情绪蛮好还笑了,喝gg的绿茶。

PS:现实直播gg虽然没出现(毕竟是dd生日主场,最开始直播镜头扫全景的时候扫到了gg,应该在别桌吃饭),但下了直播后有带dd散心,并且当晚拍摄的时候一直在逗dd哦。

 

*下篇:(戳这里)



 

山城小辣椒——上

 

 

“好,卡!”导演一声令下,肖战等演员们终于可以解放去吃午饭了。

 

“大家辛苦啦,导演辛苦啦,走走走吃饭去喽!今天可是老王的生日,听说他有准备很多好吃的!大家赶紧的!”肖战一身十六年后魏无羡的黑衣红色内衬打扮,说起话来还带着魏无羡的调皮,怂恿着大家去吃王一博的生日餐。

 

大家听了哄笑着朝着宴请大厅走去,肖战也随着走,但等他走到大厅的时候发现有很多一博的粉丝来应援,他这顿饭吃的也不安宁,一会儿切蛋糕跟粉丝合影,一会儿又要直播营业的。

 

正所谓不抢人风头,今天是王一博的生日,他必须是绝对的主角,所以作为另一个男主,他最好不要往前凑啦。

 

肖战看着终于得空,大口扒拉着面条吃的王一博无奈的笑了笑,转身找到一个角落的餐桌开始吃饭。

 

然而他的一碗米饭还没吃完,他就看到不远处负责妆发的一个化妆师小姐姐,正抱着手机满脸焦急,欲言又止的望着他。

 

肖战左右看了看,确定是在望着自己,于是放下了碗筷,笑道:“雪姐,你找我?”他之所以觉得奇怪,一个是雪姐的神态不太对,还有一个点他知道雪姐算是王一博的铁粉了。还负责现场给他俩化妆,所以还算比较熟识。

 

雪姐点点头又摇摇头,神色焦急又带着心疼,好像不太好意思上前来,于是肖战拿纸巾擦了擦嘴巴,歪头道:“我吃完了,雪姐帮我补个妆吧。”

 

雪姐一听,立马两眼放光,赶紧跟着肖战走到了大厅外面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她正要掏出来化妆棉被肖战拒绝了:“雪姐,到底怎么了?我看你神情不太对,发生什么事了么?”

 

“战战,我……”雪姐比两只大了几岁,又在组里熟了,所以喊得都是昵称。

 

“宁别慌,慢慢说,假如我可以帮忙的话,绝对不推辞。”肖战安抚的冲她笑了笑。

 

结果哪怕跟组辛苦都没掉泪的女汉子雪姐竟然一下子滴了几滴泪,可把肖战给吓着了,手脚不知道放在哪里:“诶,雪姐,你,你别哭啊,怎么了这是……”

 

雪姐连忙用袖子摸了一把脸,颤抖地把手机递给肖战,哽咽道:“战战,小博,小博生日直播,好多好多黑子在辱骂他,呜呜……”

 

肖战接过手机,入目的就是那一条条带着脏话、嘲讽和诅咒的硕大飘屏弹幕。肖战没说话,但脸上的表情严肃的吓人,仔细看的话,握着手机的手掌还有些颤抖。

 

“怎么办战战,因为有宣传任务,平台来直播的工作人员根本不关飘屏,还让小博看弹幕互动……”

 

“雪姐,谢谢你。”

 

肖战深吸一口气,语气积极平静的道完谢,把手机还给了雪姐。

 

“他在哪?”

 

“大厅西南角那里,正在直播……战战,我知道不应该找你,可是,我不知道怎么办,我好心疼一博……”

 

“嗯,没事,别担心。”

 

肖战垂下眸子,然后猛地抬起头,吹了一下垂在脸侧的发丝,勾起了一个几乎带着邪魅的微笑,接着双手背后,亦步亦趋的朝着正在直播的王一博走去。

 

……

 

而此时,王一博正有些无措的拿着手机,坐在大厅外直播着,他刚看了一眼弹幕,上面飘着的话,哪怕只是扫了一眼,却让他一直记到现在。

 

——【王一博?哪里来的三流小明星!】

 

——【粉丝都是花钱请的,还tm上千万的微博粉呢,这才两万多人看直播】

 

——【我知道内情啊,粉丝都是群演,一天五十,还包午餐,你看她们笑的多开心!】

 

王一博知道正在营业,尽量不去想那些恶毒的弹幕,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极力让自己笑出来,然而他真的不太会找话题,于是眼神飘忽的生硬的笑道:“生日愿望啊,就,嗯,希望今年能骑十次摩托车吧……”

 

几乎是说一句低着头一下调整情绪,他清了清嗓子,把即将涌出来的哽咽咽了下去,正要抬头佯装微笑,却突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

——【卧槽,太丑了,还瞪眼,你丫会不会直播?】

 

——【辣鸡,什么十八线小明星,小白脸都不会卖笑的么?丧什么丧?】

 

——【首页小仙贝正在直播热舞,不要看这个丑13了】

 

——呜呜呜,哥哥不要看飘屏!不要看!他们都是黑子!

 

——你们有病么!不想看滚!我们哥哥生日,不要在这里瞎起哄!

 

——耶啵弟弟太可怜了,怎么突然震惊的样子,看到什么了么……好心疼……

 

——好难过啊,呜呜呜,伶牙俐齿的战哥呢,好想战哥来保护耶啵……

 

“嗨,含光君~蓝湛生日快乐,生日快乐啊蓝湛~”

 

肖战一身黑衣显得腰身特别纤细好看,红色发带随着他歪头的动作滑过肩膀垂了下来,他笑着,眉眼弯弯,仿佛浸满了阳光带着一股暖意照亮了王一博这片阴暗的小小的天地。

 

王一博有些呆愣的微微张了张嘴,然后道:“战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“怎么,不欢迎啊?”肖战挑事一般的扬了扬左边的眉头,声音听起来欠欠的。

 

“没有,当然欢迎。”

 

王一博说着下意识的笑了一下,肖战耸了耸肩膀朝着王一博走去,转身的瞬间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,用极冷极其具有攻击性的眼神锁定了负责直播的工作人员。


肖战拎着小板凳挤在王一博坐着的躺椅身边的时候,还特意眯着眼再次睥睨了一下工作人员,引得对方吓得手机都拿不稳了。

 

—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战哥!!!!

 

——战战!呜呜呜你终于来了!!!!!

 

——羡羡!快来保护博叽!他不善言辞都被骂惨了……

 

——【卧槽又来一个丑b,这又是哪里来的糊笔】

 

——【首页那么多漂亮妹子,两个搞基的小白脸有啥好看的】

 

——【粉丝都是花钱请的,这倒好又请了一个群演帮忙搭戏是吧】

 

——【哟,这个扮相还不错,腰很细啊,免费的话哥们可以考虑来一发哈哈哈哈】

 

——楼上他妈的飘屏biss!!!

 

——嘴真脏!都没有管理么!工作人员傻逼!关了飘屏!不要再让哥哥们看了!

 

——呜呜呜心疼死我了,这群吊死直男一直在侮辱我的宝贝……

 

“唉,老王往边上挪挪,我刚吊完威亚,我这老腰诶,让我靠会儿。”肖战先是瞥了一眼王一博手里的弹幕,然后若无其事的调整姿势,坐在小板凳上,推着王一博往躺椅旁边坐坐,他索性一条腿支着一条腿伸开,后腰和脑袋靠在了王一博的躺椅上,完全一副魏无羡坐没坐相的摊在屋顶的模样。

 

调整完姿势,肖战上手就要夺王一博手里的手机,可刚刚明明觉得手机烫手,完全不想要的王一博却杠了起来,死握着手机不放。

 

“嘿,王老师好小气啊王老师,宁就让我看看呗,我也好久没直播了,蹭一下宁的人气爽一下不行么?”

 

“战哥。”王一博皱着眉摇摇头,语气很严肃,他知道弹幕有多恶毒,他自己承受就够了,不想让他战哥也被牵扯进来。

 

“战哥,你刚下戏,快去吃饭吧。我一会儿就直播完了。”

 

“我不,我吃完了,我就要在这呆着!”

 

肖战因为坐的比王一博低,此刻他侧脸仰着头一脸倔强又欠又皮的望着王一博,王一博当然知道他是什么用意,很意外的,刚刚明明脆弱委屈的生怕自己哭出来,可这会儿只是跟他战哥胡闹的怼了几句,他的心情竟然莫名的晴朗多了。

 

但是他依然不想让肖战牵扯进来,于是放软了声音,很认真的望着肖战说:“哥哥……”

 

谁料肖战突然大笑着对着镜头拍手道:“哇哦~你们听到了哦!含光君喊我哥哥了诶~哈哈哈哈哈,蓝二哥哥你也有今天鸭二哥哥~~~”

 

王一博满心的动容突然被这“含光君”“蓝二哥哥”给弄没了,下意识的抿着嘴转移了目光。

 

——啊啊啊啊啊!!!!耶啵喊战哥哥哥!好甜哦!

 

——呜呜呜,战战好棒!他一来弟弟情绪好太多了!

 

——啊啊啊啊啊战羡喊了“蓝二哥哥!”“二哥哥!”!!!

 

——天呢,肖战真的好像欠揍的魏无羡啊……

 

——【一群水军,两个搞基麦麸的小白脸看个屁】

 

——【妈的受不了大男人撒娇,还哥哥,二哥哥?真jb恶心】

 

——【隔夜饭吐了,两个男的腻歪不?剧还没播就搞上了?】

 

——【这他妈的两人就是gay吧?呕……】

 

——【哈哈哈哈这个黑衣服的身段不错,撒娇还行,反正关了灯一样睡】

 

——!!!!!!超管在么!tmd气死我了!哥哥们别看!别看!!!!

 

——黑子biss!造谣死全家!!!!

 

正当王一博莫名吃“蓝二”醋的时候,肖战立马把他的手指掰开,抢到了手机。

 

“战哥!”

 

“诶嘿~哎哟,就让我看一下嘛。”肖战说着下意识的拉长了尾音,带着几分撒娇,还顺带着眯着眼睛绷着嘴望着王一博。

 

王一博当着直播的面没办法说出来,却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

肖战仰着头给了王一博一个安抚的笑容,大大的笑容,然后收敛起大笑,只留下微微扬起的一边嘴角,和锋利如刀锋一般的眼神,扫了扫弹幕,开口道:“有一些弹幕里的朋友,有句蓝家家训话送给你‘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’。”

 

“对,我是不好看,不好看你还看?是我求你看的么?”

 

“这是干什么?直播啊朋友,不知道你还戳进来干嘛?”

 

“小白脸?是夸我好看么?我谢谢宁了啊,不过建议你多读点书,不然显得自己挺没文化的样子。”

 

“朋友,宁九年义务教育完整的上了么?哦上了啊?那宁怎么还满嘴喷粪呢?”

 

“诶,好奇怪,我在回答宁们的问题,为什么说我骂人?宁哪里看到我用脏字了么?”

 

“对,就是只有男的在,没有妹子,那宁还在这干嘛呢?浪费流量啊?”

 

“哎呀,老王,当你的‘群演’一天五十块还包午餐呀,真好,那我这个群演可得收费贵一点哦,一百块?外加小龙坎,怎么样?”

 

肖战叽里呱啦不带重样的怼了一波黑子后,笑容明媚的仰头望着此刻仿佛被定身了一般的王一博。

 

“啊,哦,好,战哥喜欢就好。”

 

“噗……”

 

肖战被小朋友的样子逗笑了。

 

咳,害,一不小心好像暴露了什么呢,小朋友似乎从来还没见过他这个亚子呢,怎么办呢?

 

肖战有些烦恼的笑了笑,抚了一下耳边垂落的长发,有些吊儿郎当地抖着脚开始寻觅下一条弹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TBC

PS:并非臆想,gg真的直播怼过黑粉,可以戳下面的链接:

(点击收获傲娇帅气小辣椒) 

↑gg是温柔,但有原则有底线,该刚的时候绝对不怂;dd不是不A,而是因为他当时跟直播平台有合作宣传的关系,加上是自己的生日,不能开怼,而且他本人也不是那种愿意为自己辩解的人。


评论是码字动力!记得点赞推荐哦,嘿嘿嘿【疯狂暗示】

——不怕被催更,但希望得到关于剧情的交流,比如喜欢哪里,想看什么,然后再催更叭(大锅们!泥萌催更的太可怕鸟……)

为宁比枪!!!


【高亮】

评论以后,可以点开我的【合集】里面还有其他直播体,当然也有非直播体的小甜饼~我不写BE~~~

 

 

《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》46

“你说什么?”闷头往前走的方奕突然取下耳机,停下来问一直追在身边的粉丝。

女孩带着口罩,眼睛里都是泪水。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:“齐方他……网上说他参赛是因为自己的初恋男友结果他被骂了。”

小赞很担心的停下来,拉下口罩挡了一下方奕:“走吧,我们要登机了。”方奕却充耳不闻,他看着女孩手机里打开的新闻界面。

新闻里说齐方身边神秘人爆料,他被淘汰时说的之所以参加比赛是因为和一个人有约定,这个人引发了很多猜测,最终被挖出来是和齐方一起长大的初恋男友,男孩的照片就放在新闻里,长的很阳光帅气,但是照片是黑白的,因为这是这孩子的遗照,齐方的“男友”半年前跳楼自杀了。

“据爆料梁某的自杀是因为齐方和他的感情出现了严重问题。梁某自杀后,齐方非常悔恨,带着他的梦想参加梁某生前准备参加的选秀《星辉》。”


下面的评论不堪入目。



粉丝情绪很激动:“方奕,我们不相信齐方是这样的人!!他怎么会害死别人呢!”她没有机会再说下去,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围上来,把他们分开。方奕在人群中探出手把手机还给女孩,女孩与他指尖相触,感觉到方奕的手冰凉一片。


轰鸣声中,飞机起飞,《星辉》十强选手受邀去参加当下最热的综艺节目,能得到这档节目的邀请十分难得,而这次男孩们不用再挤在经济舱了,他们坐在头等。

前途似乎一片光明。

Bo神不断回头看,林和坐在他身边如坐针毡:“赞爸爸非得跟我换的,他他他说有事跟方老师聊聊。”

林和看着王爸爸的嘴角不受控制的向下弯,看上去有点委屈,赶紧保证:“等他们聊完,我就换回来。”

Bo神把眼罩扔给他:“行了,睡会。”


小赞坐在面无表情的方奕身边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方奕,那时候他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,张嘴说话就破功,人人都爱听他聊天,他那时总在笑。

现在的他看上去很沉稳可靠,却已经很久没见他笑了。

方奕垂着眼睛说:“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”


“我不知道网上说的那些事是真是假,但那不是我看到的齐方。”


“PD小姐姐告诉了我他是因为什么离开的,我知道他在最后把所有的问题都导向了自己,我知道他在保护我。”

“但是,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才能保护他。”

“肖老师,你能不能教教我应该怎么做?”

小赞沉默了。

他们年龄并不大,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人们围观的目光和最恶意的揣测。


齐方也感觉自己很久没看过梁的照片了,从他半年前因为重度抑郁症选择自杀以后,这个跟他一起长大总是在笑看起来无所畏惧勇敢追梦的少年,在还没有真的走进娱乐圈前,就选择了断自己的生命。

梁死前最后一个电话确实跟新闻里说的那样,是打给他的。因为他的父母都各自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孩子,虽然齐方很冷,但是老梁好像只能打给他。


老梁最后一个电话还是笑着的:“齐方,从小到大,你是我最好的哥们。你就挨过你爸一顿揍,还是因为我带着你玩乐队耽误学习,你喜欢唱歌,我也喜欢唱歌,但是今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唱歌的能力了。”

“你知道吗?我因为今天下雨,就想去死。只是下雨了嘛,我怎么就想死呢,真奇怪。”

然后雨中,他就去死了。


老梁死后,他许久不见的父母来哭了一场,两个人在年轻男孩的遗照前还大吵了一架。他爸边哭边说:“都是你养的好儿子,丢死人了。”那一刻,齐方突然知道,为什么下个雨,老梁就特别想死了。

一个月后,就没人再提这么一个大家好像都很喜欢的社交达人。偶尔提起来,也说他可能是因为什么什么死的。编的故事什么情节的都有,都说很年轻很帅死了可惜,然后大家就继续聊别的八卦了。


齐方想帮自己哥们做点事,至少证明他来过。

于是他停下毕业论文,背着老梁的破吉他,报名了他生前报名的节目。

他一个人站在舞台上,其实是两个人在唱歌。


但是却是因为他,老梁的照片在网上满天飞。

都是他的过错。


方奕跟粉丝在机场的这段对话很快被传上了网络。

齐方也看到了这个视频,他回来就没再看节目,以至于觉得视频里的方奕让他有些陌生。镜头里方奕扯掉耳机“你说什么?”


你也知道了吗?他们说的这些。


时下最火热的综艺让Bo神皱起了眉头,他第三次打断主持人对方奕的提问:“姐姐,不如我们聊聊比赛吧。”

肖老师笑着附和:“对啊,我们比赛十进五的表演不再是五人一组,而是两人一组,分五组展示。”

他主动爆料:“这次我跟Bo神分到一组了,我们俩有个大计划。”

主持人也有些恼火,但是她对这群根本不怕得罪人的少年无能为力,只能干笑着问:“哦?你俩有什么计划呢?”


Bo神:“你猜?”